/news.php?id=406106&http://www.kwongwah.com.my/
505黑色和平集会.峇鲁希山:组队巡逻确保安全 每天开会决定扎营期限

字体: [ 最大 ]

国内 社会新闻 2013-06-22 23:10 点击数:146 新闻由中国报提供

报导:蓝金枝、方君强、萧秀莲、张玉倩、林荣国、黄小颖、罗忆雯、廖丽婷 摄影:连利元、李志强、连国强、陈梓健、李文源、张文辉、卢淑敏、杨淦翔  (吉隆坡22日讯)大马青年团结阵线主席峇鲁希山指出,他们将会组巡逻队,确保参与扎营者的安全,并每天开会决定当天活动和扎营期限。

 他指出,他们扎营目的是要选委会领导层辞职,如果后者马上呈辞,他们就马上取消扎营。

 他在美堡草场向记者说,目前未有人被逮捕,但他促吉隆坡市政局和警方勿干扰他们或冲动行事,因在该场地扎营是人的权利。

 “希望有更多人参与,并相信过了今晚会有更多人响应。”

 他说,目前搭起的帐篷有60个,共有245名来自10个非政府组织和个人登记参与,一些早前参与集会者在回家冲凉后带著衣服回来扎营,有者甚至带著家人前来。

 他续说,营员需自行负责伙食。

 他指出,如果执法人员前来干扰,他们已准备和后者谈判。

 伊斯兰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较后也前来支持他们。现场也有人在晚上送食物给营员解饥。

蔡添强也留宿

 现场有好一些熟食小贩在摆摊位,而且四处都看到垃圾。

 早前,学运领袖阿当阿迪号召“占领美堡草场运动”,呼吁年轻集会者留在美堡草场扎营。

 学运及大马青年团结阵线准备提供150至200个帐篷给集会者,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也将是其中一名留宿者。

 根据现场观察,截至今晚10时,市政局暂没有展开驱逐行动。

律师公会:担忧扎营者

 律师公会人权组主任邱进福指出,尽管“505黑色和平集会”在和平情况下结束,但该会深感担忧的是在美堡草场扎营的一批青年学运分子。

 他说,该会担心吉隆坡市政局会像早前占领独立广场活动一样,要求有关参与者撤离,并展开逮捕行动。

 “这些人士已在该地扎营,目前我们担心的是市政局执法人员与大马青年团结阵线成员的安全,场面也可能失控,希望执法人员通融一些。”

 他强调,尽管这是法律的一部分,但在民主的名义下,若执法人员懂得以更通融方式就更好,希望当局像今午集会一样和平对待参与者。

 邱进福今日联同15名来自律师公会的代表,在集会现场观察。

因428黄绿大集会红了 草帽哥化死人妆游街

去年428黄绿大集会,被警方抛催泪弹在眼前,都坚持不走的“草帽哥”卓振宏,周六携带女友和8名友人,以“死人装”参与“505黑色和平集会”,在吉隆坡十五碑印度街一度引起众人注目。

 这名曾在坤成中学任职的卓振宏,和一班朋友于周六中午12时30分出现,他们以死人装扮,眼部还涂上几滴血泪,在十五碑印度街游街示威。

 他们在警亭和警员面前挂横幅和分发抗议传单,不过却未引起警员任何举动。

 他们也在现场分发传单,主要是针对公正党打巴区国会选区候选人保安员慕鲁甘浮尸矿湖案件,揶揄警方执法不公之外,也为数名暴毙在扣留室的印裔扣留者声讨公道,希望在场印裔人士加入阵容,号召成为他们的翻译员。

 去年428黄绿大集会,卓振宏在镇暴队前坚持静坐,即使催泪弹已抛在跟前也不为所动,导致他一夜暴红,被网民称为“草帽哥”。

 428集会事件后,他被指遭校方开除,不过他较后澄清是本身自愿辞职,和集会无关。

 另一方面,一名男子周六也以巫师装扮,手捧一个印有选委会字眼的箱子出现在十五碑印度街,以示对选委会的不满。

马大.警方开路百人沿途喊口号

 505黑色和平集会集合地点之一的马来亚大学(马大),今日在烟霾笼罩下,学运分子阿当阿迪、公青团长三苏依斯干达、学运领袖萨旺及伊青团团长纳斯鲁丁于下午1时15分,率领大约百人出发步行往美堡草场。

 众人步行之前,有一名警员善意提醒领队的三苏依斯干达,必须沿著路旁的马路前行,不能阻碍现场交通。

 现场驻守的警员也沿途跟随大队,替他们开路及维持交通秩序,但马大沿著孟沙路一带仍出现交通缓慢的情况。大队沿途也高喊口号。

 阿当阿迪、三苏依斯干达及萨旺在出发之前,皆有演讲为民众打气。他们皆说,我国虽然被烟霾污染,但也不能掩没民众要选委会辞职的决心。

 此外,数名警员已在早上9时30分抵达马大驻守,但截至早上11时,人潮都还没出现,使得场面冷清,而且警员比民众多。

十合广场(SOGO).车主鸣笛支持

现场共有约千人聚集在吉隆坡十合广场,并在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的率领下,浩浩荡荡的出发前往美堡草场。

 众多出席者在出发前,都细心聆听蔡添强演说,其他领袖如公正党总财政梁自坚、公正党格拉那再也候任国会议员黄基全等,都纷纷轮流发表意见。

 不过,基于周六和放工时间的系,现场交通一度出现阻塞;经过司机,都不忘鸣笛以示对大集会支持,现场气氛热闹。

 此外,出席者也给予经过的警车拍手鼓掌,以感激警员在场维持秩序。约下午2时30分,集会者从十合广场出发,前往美堡草场,途中更高喊口号。

拉惹劳勿路伊斯兰党总部.千人“霸占”5车道

超过百名参与集会者聚集在位于拉惹劳勿路的伊斯兰党总部,浩浩荡荡的前往十合广场,与其他参与者前往美堡草场。

 根据现场记者目测,抵达上述地点时,人数已超过千人,并霸占了5个车道。

 沿途两旁店屋已关闭,其中安妮婆婆也列队,与其他参与者共同步行至现场;有关队伍约在下午2时55分抵达美堡草场。

十七楼组屋.执法员巡视没人潮

上午11时,记者在十七楼组屋巡视发现,现场并没有任何人士聚集,同时也不见有人潮的出现,更不见任何民联召集人。

 不过,现场仅有部分身穿黑衣人士,也只是为了乘搭公共交通,而经过现场。

 尽管如此,执法单位仍然委派约15名执法人员分批驻守在帝帝旺沙单轨火车站一带,现场可说平静无波。

 约下午1时30分,记者离开现场前,警员还未离开,仍然继续驻守现场。

苏丹街.发动签署活动反对建118大楼

505黑色和平集会的7个集合地点当中,以苏丹街乐安酒店的情况较为热闹,现场也发动反对118大楼签署活动,共同拒绝政府兴建118大楼。

 多名行动党领袖主要出席在这里的集合地点,包括行动党署理主席陈国伟、组织秘书陆兆福、选举策略员王建民、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及史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等。

 根据观察,逾2000人聚集在苏丹街一带,并在下午2时准时出发至美堡草场集会,现场可见有约10多名警察维持秩序。

 不过,陆兆福向媒体透露,现场共聚集了约5000名公众。

 现场也有不少参与者,拉起民主之墙横幅,场面热闹。

 当队伍抵达苏丹街的第一个十字路口时,则兵分两路前进,但理由不明。

 在路途中,众参与集会者也吹乌乌兹拉,并高喊“烈火莫熄”口号,现场情绪高昂。直至去到国家清真寺与另一批集会者会合后,再继续步行向美堡草场目的地。

十五碑.警员开路车辆让路

游行队伍最大,经过车辆都要停驶放行!

 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于下午2时出现在十五碑印度街后,集会者开始朝美堡草场目的地前进,一早已接获指示的警员只采取观望态度,非但没有阻止,反而为集会者开路、指挥交通和维持秩序。

 约千名集会者开始游行时,一些路段经过的车辆被逼紧急煞车“放行”。

 据记者观察,今早十五碑印度街出席者并不多,多数出席者选择先不露相,而是在附近享用早餐。

 直到上午11时30分人潮开始涌现,冒出许多小贩摊后顿时热闹起来,支持者除了手持横幅和以各式各样装扮示人,以揶揄执法单位和宣示不满情绪。

 其中以死人装扮出现的“草帽哥”和友人抵达时,引起一阵骚动,他们在致词时现场纷纷鸣笛,出席者情绪激动,人潮开始迁移至路中央,便衣和制服警员都按兵不动,没有上前阻止。

 大队准备出发时,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更号召支持者买水启程,遇到警员时必须挥手微笑,以避过被警员逮捕。

独立广场.关闭独立广场只供参观

独立广场周六关闭,只允许游客参观,不过仍有穿著黑衣的集会者坐在吉隆坡市政局大厦附近的大树下,与警方及市政局人员遥遥相望。

 警方及市政局人员周六清早就在场驻守,独立广场四周的空地皆不允许泊车,地下泊车场也关闭,只有旅游巴士可停泊路边。

 由于独立广场与美堡草场的距离并不远,因此,部分集会者是从独立广场步行到美堡草场。

 独立广场与美堡草场相近,“麦当劳奥林匹克欢乐跑”原定6月23日在独立广场进行起跑,并路经美堡草场,而马来西亚奥林匹克理事会将于22日和23日在美堡草场展开筹备工作,一度出现两项活动争位局面,唯因近日我国受烟霾所困,“麦当劳奥林匹克欢乐跑”取消。

国家清真寺.祈祷后情绪高昂

祈祷前风平浪静;祈祷后近千人情绪高昂!

 聚集在国家清真寺的集会者,在中午时分民联领导人出现前,人数不过500人,气氛显得平静,但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于下午1时10分出现并进入祈祷室祈祷后,现场民众开始被领导人的致辞感染,情绪突变激昂。

 民众于上午9时许开始出现,约有80个小贩摊位在场售卖食物和衣物。

 之后10余辆载有集会者的巴士驶入清真寺;交警于10时30分封锁柏兰岭路。

 据观察,现场有近30名警员驻守,期间没有进行逮捕行动。

 阿兹敏阿里抵场后,率领民众到清真寺内祈祷,并于1时50分步出清真寺,先行到美堡草场。

 随后,中路区州议员阿都拉尼、非政府组织代表和一些前巫统党员陆续致辞,牵起民众情绪。

 于2时15分,清真寺与十五碑的集会者会合,约1000名参与者开始从清真寺步往美堡草场,全程约1公里。

 警方也封锁了可通往集会地点的武吉阿曼路。

与朋友分享: